skip to main content

整體來說,許多觀察家普遍認為,災難事件正變得越來越頻繁和嚴重。人們常將氣候變化視為這些災難背後最大的因素。在此,我們將這個假設列入考慮並加以延伸,並透過 Chubb Overseas General (COG) 災難理賠處理團隊的經驗,探討當今災難保險領域的一些主要議題。

COG團隊經營的業務非常多樣化,並且在承接業務時,對風險容忍度方面做出區別。可見得安達產物在一個國家、區域或地區的所需承擔的風險,可能與其在​​另一個國家、區域或地區的風險大不相同。澳洲東海岸的冰雹,與韓國地震、或智利洪水所造成的損失截然不同。此外,災難通常是不可預測的。將所有因素納入考慮後,我們在解讀平均理賠金額、或類似統計措施的統計數據時,就必須謹慎,因為這些數據主要取決於潛在的風險組合。儘管如此,將趨勢和經驗視為未來行事的準則,仍是上策。

美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(又名國家颶風中心)自 1950 年代初以來,就在為風暴命名,但 2020 年它就命名了 30 個颶風,打破一年之內最多颶風的記錄;這或許並非巧合。此記錄上次被突破是在 2005 年(28 場風暴),而更早之前的最高的記錄是 19 場(分別出現在1995、2010、2011、2012年)。

澳洲森林大火和其他季節性災難事件的類似統計都已公開。

 


 

整體來說,觀察 COG 在 2020 年所登的超過 11,000 件災難損失案、或 43 起災難事件,可歸納出幾個重點。首先是每年達到 COG 災難標準的事件數量增加。災難增加的趨勢,從最近幾年的紀錄就可以看出來,2020 年的 43 起災難事件,明顯多過於前三年的平均 25 起、和之前五年的 18 起。

另外,根據過去申請理賠的經驗,我們認為即使是在原本災害程度相對較低的地區,也必須盡量廣泛地考量自然災害的風險,這是非常重要的。為了說明這一點,可以用在 2018 年瑞典的野火、2019 年襲擊莫桑比克的伊代颶風,或到目前導致德克州大部分地區在 2021 年陷入長期冰凍的極端天氣當作例子。這些事件,就我們看到的嚴重程度來說,在它們發生的地區裡完全不是正常的現象。可見得未來還會有更多不尋常的事件,發生在意想不到的地方。

如果想要釐清目前真正的議題,是自然界對人類的反撲、還是人類活動對自然界的衝擊加劇,地點和位置就會是需要考量的重點。根據《世界人口評論》,孟買的人口在 1950 年至 2020 年之間增長了七倍。而目前估計人口為 500 萬的雪梨,2019/2020 年森林大火增加了三倍,大部分地區受到了衝擊。人口增長造成城市向外擴展、排擠掉更多自然環境的面積,而所有以前看起來遙不可及危險,一步步向人類逼近。除了人口增加,洪氾區的開發和海上開墾的土地的使用,也帶來同樣程度的威脅。

 

此外,分析企業面臨的風險時,除了企業經營所在的財產或地點的風險,還許考量其他面向。企業所受到的威脅,不僅包括火災、颶風和洪水事件的頻率和嚴重程度不斷增加,造成投保財產的損壞,同時企業還會因為無法觸及關鍵地點、以及基礎設施和員工、客戶和供應商的財產遭到破壞,而蒙受損失。尤其在當前的世界,一個手機的零組件需要從 200多個供應商取得,對廠商來說,關注全球性的保險風險是必要的。

雖然政治暴力或地緣政治危險,在自然意義上不被視為災難,但越來越多安達產物的客戶因此類事件而遭受損失。我們必須思考的是,現象是否真的是最近才出現的,還是只是人們終於意識到這個已存在幾個世紀的問題?事實上,兩種說法都不是完全正確或錯誤的。然而,社群媒體、24 小時新聞造成所謂的全面連通性是當代世界的特點;任何人都可以就某個問題分享意見。因此,一項倡議,幾乎可以在一夜之間變成一場運動,然後似乎能比從前更快地發展成廣泛的抗議和騷亂。

2019 年智利的暴動,正好能說明了眼前的問題。一開始抗議公共交通票價小幅上漲的聲音,演變成廣泛的公眾抗議,迫使智利政府迅速做出承諾,以解決該國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問題。與經常發生的情況一樣,合法抗議活動裡,會伴隨出現非法的不服從、以及惡意破壞和搶劫事件。機會主義者會利用法律賦予抗議權的合法性保護傘。這有助於強調保險購買者,在購買保險時需要有洞察力,不僅要確保他們能受益於適當的保險範圍,而且還要確保投保的範圍與保單內容相互吻合,才不會留下任何差距或不確定性,造成申請理賠時的困擾。

 

Kevin Smith
COG理賠副總裁
2021 年 4 月

相關文章

相關疑問或更多資訊

了解安達產物可如何協助您針對潛在風險獲得更多保障